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詭三國 線上看-第2366章城中的民衆相伴

詭三國
小說推薦詭三國诡三国
城门洞开!
南郑城外的战鼓轰然而响。
菠蘿飯 小說
在发现了城门之处出现异常之后,因为城内城外本身无法做出有效的信息沟通,所以张辽的意思是要等一等在看一看,而魏延则是觉得可以试一试……
朱灵?
朱灵很守本分的带着骑兵在南郑外围警戒游弋。
魏延倒也不是疯狂的见缝就要插针,勤缝就要专研的人,他只是在汉中这一阶段当中发现张氏的兵卒其实战斗并不强,也没有顽强的斗志,即便是有可能是陷阱,但是先试探一下倒也无妨。
两个人的只是稍微有些争论,然后迅速的统一了意见,魏延带着一小部分的兵卒,冲击城门,而张辽带着另外一批人攻击城墙,给魏延作掩护。
先出动的自然就是作为掩护的张辽,两千左右的规模,推着几十架濠桥和云梯,声势浩大。魏延则是缓一步出发,带着身形矫健的步卒,冲往烟尘笼罩之中的城门之处。
魏延的前锋纵队顺利的通过了残破的石桥,一头撞进了昏暗的烟尘之中,张氏兵卒在城墙之上慌乱的叫唤着,似乎有几只箭矢射了下来,但是几乎毫无作用。
洞开的城门之下躺倒着一些尸首,而几名张氏兵卒正在奋力企图将被打开了的城门关上……
张辽魏延也曾一度询问工程营内的那些工匠,表示是不是可以用投石车直接砸破城门什么的,但是实际上在试过几次之后,便都放弃了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
投石车的投出去的石弹也好,火油弹也罢,都是只能确定一个大概的范围,像是城墙这么大的目标当然没有什么问题,但是要准确命中城门,有这个概率,但是要专门让投石车去赌这个概率,确实是太浪费了。
有这个功夫,这么多的次数,城墙都砸烂了,还用得着去砸城门么?
所以南郑的城门,大体上还算是比较完整,只不过现在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被打开了……
魏延手下的队率,第一个冲到了城门之前,砍死了正在推着城门企图关闭的一名张氏兵卒,然后队列很快的分出了两伍,各自掩护着,冲进了门洞当中。
最先的几名兵卒刚冲出门洞,锋锐的兵刃就迎面而来。
一名魏延手下兵卒不小心被刺中了要害,倒地身亡,另外几名兵卒则是利用兵刃或是盾牌进行格挡,并且反击。旋即在瓮城当中的张氏兵卒也倒下了几人。从城中又有些张氏兵卒填充了进来,双方就是在瓮城之内的并不大的空间之内搏杀。
队率左右看了看,迅速判断了一下局势,立刻再派遣了兵卒加入战斗。后续的骠骑兵卒扑杀进去,虽然说张氏兵卒占据了一定的地利,但是顶不住气势旺盛的骠骑兵卒的凶狠攻击,随着张氏的兵卒不断受伤死去,在瓮城之中防御的体系也逐渐崩坏,溃散。
最终,有第一个的骠骑兵卒突破了第二道城门,刚冲出去,面对着七八名列阵的张氏兵卒的攻击,在招架了片刻之后,就被杀死,但是他的死亡却给后续的骠骑兵卒争取了时间,当更多的骠骑兵卒冲出了第二道城门的时候,在街道上城门口处进行防御张氏兵卒也很快的被逼退。
然后更多的骠骑兵卒冲了进来,魏延也跟在这些兵卒之中,冲出了第二道的城门。
张氏兵卒抵挡不住,纷纷转头就跑,连带着在另外一边的张氏兵卒阵线也随后垮塌,露出了被围杀的一拨人……
李园和李从等人没有足够的甲胄,同时家丁也不是人人都身手矫健,突袭的时候抢到了先手,但是在随后的肉搏之中就有些吃亏,被围堵了起来,若不是魏延带着兵卒赶到,说不定李园和李从都会遭遇到一定的危险。
李园之前也在汉中待过一段时间,对于魏延略有印象,又见到了魏延的认旗,稍微思索一下便是认了出来,连忙拿出了自己的印章,上前表明身份。
此时的烟尘已经慢慢消散。
很快又从街道当中冲出了一队张氏兵卒,人数不少。显然是之前城门遇乱的时候,不知道谁去城中召集的,结果现在才赶到了现场。
魏延手下也列出了阵型,看着这些散乱奔来的张氏兵卒,在最前面的队率高声呼喝了一声什么,便是从阵列的缝隙当中伸出了五六把弩。
张氏兵卒不知道是没有发现,还是收不住脚,依旧往前狂奔。
待这些张氏兵卒奔近了三四十步的距离的时候,队率便是一声令下,步弩激发,五六根弩矢呼啸着扎进了张氏兵卒之中,前面的几名张氏几乎同时倒地,在地上翻滚惨叫。
后面冲来的张氏兵卒一方面要躲避在地上翻滚的伤兵,另外一方面又似乎才发现面前的并非是先前那些没有什么装备的李园李从的队伍,而是骠骑步卒,顿时吓得嚎叫起来,队列大坏。
先前发射了弩矢的兵卒躬身退后,而后面一排已经上好弩的兵卒补充了进去,又是一轮的激射,顿时就让张氏兵卒又倒下了好几个,然后其余的张氏兵卒便是发了一声喊,直接当场溃散往两侧的巷子逃去……
瓮城的丢失,使得张氏兵卒失去了城墙的防御支撑点,在城外的张辽也迅速调整了进攻的方向,在上下两个方面的夹击之下,使得张氏兵卒越发的慌乱。
在骠骑兵卒宛如潮水一般的攻势之下,城上城下的张氏兵卒,临时抓来的民夫纷纷逃入城中的街巷之中,躲避刀枪弩矢的伤害,大建制的张氏兵卒被一个个的打散溃败,随着魏延带着重甲占据了城门口的一片广阔地带,越来越多的骠骑兵卒涌进了南郑城中,张氏的败落也就成为了定局。
魏延大概还留着一些对于南郑城中格局的印象,到了十字街头的时候便要带着人直扑南郑的府衙,却被李园叫住。
『将军!征蜀将军!张贼不在府衙!不在那边!』李园指着另外一个方向,『老贼躲在其宅内!不在府衙!』
『啊?』魏延一愣,几乎不敢相信,但是想了一想,又觉得这才正常,旋即让李园在前面带路,直扑张府而去。
在街口向北转,然后便是转向东,街道两边跪倒着一些张氏兵卒,也有一些之前被张氏抓来的壮丁民夫,大声哭喊着在求饶。
只要这些人手中没有武器,不做抵抗,魏延和身边的兵卒也不会加以理会,有几个糊涂鬼在求饶的时候竟然还抓着兵刃的,亦或是站着茫然四顾,乱跑乱撞的,就被兵卒顺手砍杀了,真去做了糊涂鬼。
魏延本以为要攻打张府,多少还要费些气力,甚至在赶往张府的途中,还让兵卒手下去收罗寻找一些用来撞门木梁,或是木梯之类的东西,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等他到了张府左近的时候,却发现张府府门大开……
在府门左近,有不少尸首,也有不少的杂乱物品,散落在地。
几名不知道是败逃的兵卒,还是城中的流民,正在趴在那些尸首上搜索着财物,扒拉着衣服,见到魏延等人来了,便像是野狗一样的逃窜……
张府门前的旗杆折断了,张氏的旗帜破烂不堪,摊在地面上。
『……』魏延扫过去一眼,一言不发,挥手让兵卒进门查看。
一进门,踩进前院之中,就是吧唧一声。
魏延低头,见到地面上竟然已经都是半凝固状态的血水。
再抬头,便是一地的尸首。
从衣服服饰来看,这些尸首大多数都是张府下人和仆从……
『老贼……老贼这是干什么?』李园站在一侧,手中提着一把战刀,也是有些茫然,『难不成说逃走了?』
魏延微微皱眉,挥手令甲士继续向内。
张府不算小,过了前院之后进入了中庭之后,尸首和鲜血也就更多,甚至两侧厢房之内也明显有鲜血沿着门缝向外流淌而出……
甲士脚步不停,穿过回廊,直入后院。
哭嚎之声传了出来……
『爹啊……我不想死,不想死……娘啊,救救我,救救我……』
『不想死,不想死啊……』
『呜呜呜……娘啊,救我,救救我……』
张则坐在后院厅中,手中持着一把长剑,面色铁青,听到动静之后便是猛的抬起头,望向了后院院门之处进来的魏延。
而在张则身前,跪倒了几名妇人,还有些年轻人,而在这些妇人和年幼子弟身边,则是一些浑身上下都几乎都染血的护卫。
见到了魏延等人走进了后院,一名年轻的半大孩子眼眸动了一下,不知道怎么想的,便是挣脱了一旁护卫的手,朝着厅外就要跑,却被张则抢上了一步,直接一剑从后背捅透到了前胸!
『孩儿啊……』一名妇人扑了上来,也被张则刺杀。
张则颤抖着,涕泪横流,将长剑架自己的脖颈间,『动……动手!动手啊……』
魏延伸手向前,抬起了一半,但是最终还是没有发出制止的号令。
张则护卫左右看看,最终还是听从了张则的号令,对着这些妇人和孩童抬起了染血的战刀,然后落了下去……
张则死死的盯着魏延,被鲜血、眼泪、鼻涕沾染的胡须似乎动了动,似乎想要说一些什么,但是最终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咬着牙手上用力一勒!
『主上!』
那仅存的几名张则护卫悲呼了一声,然后相互看了看,或是自刎,或是相互砍杀,转眼之间,后院大厅之中之人,便是全数殉死!
『……』魏延往前走到了张则面前,微微低头,看着张则。
张则割断了喉管,鲜血噗噗的在创口之处喷涌而出,死鱼一般的眼眸似乎看着魏延,也似乎在看着自家的门楣,亦或是透过了门楣看向了苍穹……
我是天庭掃把星 張家十三叔
城中的纷乱嘈杂的声音隐隐约约的传了进来。
张府之内一片死寂。
厅里厅外就像是两个世界。
魏延转身,走了出去,然后在厅口站了一下。
『何必呢……』
……_(:з」∠)_……
在听闻了张则自刎之后,南郑上下几乎是立刻放弃了抵抗。
张辽等人进入了南郑,接管了南郑的城防。
普通的民众或是劫后余生,或是悲怆不已,收拾着城内家中的残骸,而在南郑府衙之中,南郑之中的士族子弟却已经聚集起来。
虽然说张辽和魏延尚未到场,但是厅堂之外声讨张则的声音是一浪高过一浪!
『张则老贼,死有余辜!』
一名老者颤抖着胡须,狠狠的顿着拐杖,满脸都是愤怒,让人担心下一刻他就有可能是因为情绪太激烈而晕死过去。
在厅堂内内部屏风之后,李从站在张辽和魏延身后,低声说道:『此人姓荆名科……与张氏有联姻,其孙女为张则从子之妻……』
『骠骑之兵,堂堂正正,雷霆万钧,其是张贼所能顽抗……』又是一名中年人朗声说道,指手画脚,『某旬月之前就断言骠骑必胜!张贼必败!』
李从继续低声说道:『此人陈氏名斌,月初还送了千石粮草给张贼,张贼于府衙正门之主相迎,携手而进……』
『张贼贪腐,胁迫忠良,荼毒百姓……』
『此人林氏名卿,张贼谋逆之初,献兵五百,甲五十以贺……』
『骠骑之恩如山如岳,如川如海……』
『此人程氏名恩,曾言张贼为「天命所归」……』
『……』
厅堂之外的声音还在一阵高于一阵,魏延却已经有些不耐烦了,甚至都不屑于稍微掩饰一下,便是冷哼了一声,便是对着张辽拱拱手,『文远,此处还是你来吧……我……我担心控制不住,一口气全杀了这些蠹虫……』
说完,魏延便是转身而走。
张辽愣了一下,也只能是摇头苦笑,然后转出了屏风,向前厅走去。
『啊……参见将军!』
『将军救南郑百姓于水火……』
『将军啊……』
身后嘈杂的声音传了过来,魏延紧紧的皱着眉头,微微停了一下,便是继续向前,从角门之处,出了府衙。
城市之中的秩序已经在逐渐的恢复。在街道上,有普通的民众开始忙碌了起来,就像是收拾农田一样,开始收拾南郑城中的这些混乱肮脏,亦或是碍事杂物起来。
魏延缓缓的带着护卫兵卒走过,就像是在巡城,又像是在散心,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越是走,心中便越是有些堵了起来。
南郑城和大汉大多数的城池都是一样,有高官贵人居住的里坊,也有贫民居住的棚屋。有身穿锦袍头戴纶巾的子弟,也有身上连裤子都没有的贫民。
负责收拾城内脏乱,抬运尸骸的,当然不是那些身穿锦袍的子弟,而是这些衣衫褴褛的贫民。
这里说贫民没有裤子,并不是比喻,而是真的没裤子。一方面是因为汉代还没有形成穿裤子的文化,另外一方面,有做裤子的那点布,还不如做个半截褂子可以遮住前后裆,毕竟家里可能就只有一件外袍。
如果是在城外庄稼地里面干活,基本上都是光着身子的,顶多有个兜裆布。至于小孩,那就是光屁股蛋,在泥地里面滚,皮肤外面的泥壳子子就是衣裳了,大多数要到十几岁,成丁的前夕,才算是能获得一件正式的,属于他个人的衣袍……
见到魏延等人行来,这些贫民便是立刻很乖巧的退到了路边上,然后低下头,弯下腰,不敢直视。这些贫民都很瘦,又黄又黑又矮,就像是几根骨头支撑起了一个人样子来。
这些人,就是南郑的最下层的民众。
『张氏……』魏延从牙缝里面磨出了几个字,『这几年都在干什么?』
一个国家强大不强大,一个民族富裕不富裕,并不是看最顶尖的那一部分的人生活状态究竟如何,因为很简单,只要稍微有一些人口基数,榨取的剩余价值就足够一个家庭,或是一个家族富得流油了,就像是賨人氐人的那些部落头人,生活条件和水准也不会比一般的汉人士族子弟差!
低端的这些人,则是反映出了真实的民众生活水准。
这是南郑啊!
若是换成了川蜀,南郑的地位就差不多的等同于成都的样子,虽然说可能没有成都那么的繁华,但是毕竟也是汉中数一数二的大城!
然后这些南郑的汉家贫民,竟然比成都周边山里头村寨里面的那些賨人氐人都还差!骠骑将军有新的农业技术,有新的农耕用具,有新的庄禾品种,川蜀成都左近的那些归化的賨人氐人都能用的上,都能增加了收入,改变了生活,而在南郑这里,看起来这些贫民就像是依旧活在几年前,亦或是十几年前!
这就是南郑的现状!
这就是汉中张氏的德行!
这就是这些士族子弟,整天鼓吹着,想要的『无为而治』!
不喜欢有人管着,不喜欢有人监督,那就将事情做好啊!
做又做不好,话还特别多……
魏延望着远处城头上似乎还有些黑烟未了,然后又回头望了望街道另外一边已经是被封闭起来的张氏府邸,良久才摇摇头,嗤笑了一声。
『何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