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某霍格沃茨的魔文教授笔趣-第五百二十九章伏地魔的殺招

某霍格沃茨的魔文教授
小說推薦某霍格沃茨的魔文教授某霍格沃茨的魔文教授
禁林的一处空地上。
菲利克斯望着自己用半头血淋淋的死牛钓出来的夜骐,心里满意极了。
“海格告诉我的秘诀,看来你们很喜欢?”菲利克斯说,两只夜骐俯下身,将瘦骨嶙峋的脖子露出来,低头撕咬着死牛肉,“他还说你们很聪明,那你们一定能听懂我的话……我需要你们一点小小的帮助。”
夜骐一言不发,默默享用美食。它们虽然是杂食动物,青草、水果、肉类来者不拒,但也不是每天都能吃到新鲜的牛肉的。说话的工夫,又一只夜骐小心翼翼地从林间探出头,望着两个同伴和陌生的巫师,犹豫着要不要出来。
进食的声音不断吸引着新来的那只夜骐,它很快就加入进来。
菲利克斯瞅准机会,把一只手伸进离他最近的夜骐的鬃毛里,他感觉自己摸到了一层坚韧厚实的皮膜,下面净是骨头,一点肉都没有。
夜骐不安地抬起头,用银色的眼珠盯着菲利克斯。
“吃吧,吃吧。”他笑眯眯地说,顺手拍了拍它光秃秃的脑袋,眼神就像是大灰狼看小白兔,夜骐甩了甩黑色的长尾巴,又低头用尖牙撕咬死牛肉。
那只新来的夜骐原本还有些惊慌,警惕地展开巨大的翅膀,结果菲利克斯和同伴都没理它,僵持了半晌它似乎也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些无聊,远不如地上的食物重要,于是当菲利克斯摸上它光滑无毛的身体时,它只是打了个响鼻。
菲利克斯微微一笑,身体开始变形。
……
“我还是不能接受,在我看来这更像是诗翁彼豆对死亡圣器这一传说的嘲讽,三兄弟最后谁也没能逃脱死神,即便是拿到隐形衣的老三,也不过是坦然迎接死神的到来罢了,它们的作用甚至还比不上一块魔法石,至少尼克·勒梅真的活了六百多岁!”
赫敏、卢娜和金妮走在禁林边缘的小路上,一边为刚刚的话题争论不休。
“那是因为他们没有获得认可。”卢娜用缥缈的声音说。
“什么认可?”
“我也不知道。”卢娜做梦似的说,“可能是某种仪式,或是预先设计好的实用方法,又或者,”她茫然地望着赫敏和金妮的眼睛,“按照我爸爸的说法,只有同时拥有三件圣器,才会掌握它们的力量。”
赫敏脸上虽然是极度不认同的表情,但她还是冷静地问:“就是你展示的那个奇怪的符号?”
“可能吧。”卢娜说。
“我们聊点别的吧,”金妮赶忙说,她对这个话题兴趣缺缺,“卢娜,你带着骨哨吗?”
“带了。”卢娜开心地说,她从脖子里掏出一根用青草茎编织的细绳,那上面拴着一枚灰白色的哨子。
赫敏看了一眼,“是海格送给我们的那个?”
“是啊,”卢娜说,“它可以召唤海格养的小动物,不过禁林边缘没有危险生物,我有时候用它吸引独角兽和夜骐……还有费伦泽。”说完她探头探脑地张望,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别告诉费伦泽,他会不高兴的。”
“马人也能听到这种声音?”赫敏很感兴趣地问,这倒是一个有趣的知识。
“当然能。”卢娜严肃地说:“不过他不一定在附近,我们可以换几个地方试试。”
她们穿过一片灌木,隐隐约约闻到了血腥味,卢娜拨开一大片树枝,显出空地上围在一起的六七只夜骐。
“哇哦,运气真好。”卢娜说。
“有人来过这里,”赫敏盯着地上只剩半扇骨架的死牛,自言自语:“是海格吗?可是这时候他不太可能把精力放在其它动物身上,他在对付一个天大的麻烦……”
卢娜已经蹦蹦跳跳地来到空地上,热情地和夜骐打着招呼。
夜骐早就熟悉她了,只是抬起眼睛打量她一眼,又低下头大快朵颐,任由卢娜抚摸它。
金妮盯着地上那块牛肉,她看不见夜骐,只能看到一块块肉从骨头上脱离,消失在空气里,接着传来毛骨悚然的咀嚼声,“这种感觉太糟糕了,好像空气中有一张隐形的长满尖牙的嘴,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主动走到它面前……”
“这只夜骐好奇怪。”赫敏说,卢娜转过头望着那只独特的夜骐——它安静地卧在地上,不知怎么,两人竟然能从它的那张瘦骨嶙峋的脸上看出恬淡的气质,它的眼睛半闭着,对她们的到来没表示出任何诧异和不安。
“你是新来的吗?我好像没见过你。”卢娜蹲在它面前,小声问。
夜骐瞥了她一眼,把眼睛彻底闭上了,似乎不想搭理她。
卢娜娴熟地从地上抓起一把青草,递到夜骐嘴边,夜骐把嘴巴挪开,眼神睥睨。
“哦,你肚子不饿吗?”
“卢娜,书上说夜骐很危险,即便禁林里的这些都被海格训化过,”赫敏说,她一想到海格养在禁林里的八眼巨蛛和巨人格洛普,就对他口中说出的‘安全’没有一点信心。
海格送她的骨哨被放在串珠小包的最里层,她不觉得自己会有用到的一天。
“可是我感觉它很友善啊。”卢娜说,浅色的眼睛眨啊眨,对卧在地上的夜骐说:“是不是?”
夜骐突然朝她张开大嘴,露出满口的尖牙,发出“嗷呜嗷呜”的声音,三人吓了一跳。金妮踉跄后退,茫然地望着空气:“怎么了?”
就连一直吃东西的夜骐都停下来,朝这边张望。
“它们很友善,是不是?”赫敏尖锐地提问。
卢娜没有回答,她仔细审视着夜骐,“真奇怪,你给我的感觉完全不同。好多骚扰忙在头顶飞……咦?一下子不见了。”卢娜呆呆地说。
“走吧,卢娜,我们去其它地方……要不然改天再来。”赫敏拉着卢娜和金妮离开了,卢娜对那只独特的夜骐恋恋不舍,“也许我能和它成为朋友,它可能是禁林里这群夜骐的王……”
最后一个画面,那只夜骐从地上站起来,和其它夜骐一起“哒哒哒”地走进密林深处。
“你看,它走路的姿势也很另类。”
半晌,菲利克斯从禁林的另一处走了出来,擦了擦额头上并不存在的冷汗,觉得今天发生的事情怪异极了。
接下来两周时间风平浪静,除了一天下午他和斯内普在走廊里碰见,斯内普警告他说:“我把‘老魔杖’的情报告诉了那个人,他没有让我参与后面的事,似乎另有计划。”
听闻这话,菲利克斯抽空回到对角巷,把剑堡从上到下检查了一遍,整个防御体系运行良好,一切正常。
九月份的尾巴,天气开始转凉。又是一天周末,菲利克斯和瓦伦出现在礼堂里,两人各自带着一条围巾,瓦伦坐在一摞厚书上,享用热气腾腾的南瓜饼,菲利克斯已经贴心地把南瓜饼切好了。
忙完这一切,菲利克斯敏锐地意识到礼堂里议论纷纷,目光古怪地看着自己。
“怎么回事?”他叫住了一个正准备从餐桌上离开的学生。
那个学生先是好奇地在他胸口、腰侧和口袋的位置瞄了一眼,似乎在找什么东西,然后递给他一份报纸。“您最好看看头版,海普教授。”那个学生说。
菲利克斯打开报纸,《预言家日报》的头版标题让他有些意外,名字是“历史上的十大魔杖”。
“唧!(一起看一起看!)”瓦伦叫了一声。
于是他把报纸摊在桌上,和瓦伦一起认真阅读起来:
‘魔杖对巫师的重要性毋庸置疑。自从魔杖诞生的那天起,就不乏强大魔杖的传说,人们对这些传言津津乐道,在人们的认知中,强大的魔杖和强大的巫师息息相关,但到底是巫师成就了魔杖的威名,还是魔杖塑造了巫师的强大,我们还无法得出准确的结论。
但众所周知,欧洲最负盛名的魔杖匠人奥利凡德先生有一句名言:魔杖选择巫师。魔杖学的观点也认为,每一根魔杖都是不同的,这不由让我们产生联想:是否真的有魔杖天生不凡?它们就像是未知的宝藏,静静地躺在魔杖店的天鹅绒盒子里,等待一位配得上它的主人?
笔者翻阅大量资料,从故纸堆里找出历史上最负盛名的十根魔杖,并按照魔杖主人的影响力做出排名,供大家参考。
注:历史上一些伟大巫师的魔杖不算出名,因为他们从未刻意宣言过魔杖对他们伟大成就的促进作用,因此暂不列入考量范围。
第十名:死亡棒,长度未知,接骨木,杖芯材料未知;
其主人是臭名昭著的黑巫师洛希亚斯,他用卑鄙的手段杀死了‘可怖男巫’巴拿巴斯·德夫里尔,获得了他的魔杖,并将之命名为死亡棒。此后他征服了所有与他为敌的对手。为人津津乐道的是,每次战胜对手,洛希亚斯都会宠溺地抚摸他的新魔杖,大声宣扬自己的魔杖是死神的化身,他的经典名言是:直面我吧,死亡。
他的结局是死在一间酒馆里,凶手是谁已无从推测。因为他残忍暴虐的性格不得人心,很多人都宣称自己结果了他,却没人能拿出这根魔杖。
第九名:老榔头魔杖……
第八名:戈德洛特的魔杖;
放开那只妖宠
这根魔杖之所以出名是因为它的主人把它看作是合作伙伴甚至导师,他利用魔杖的力量和自己的知识编写出了《至毒魔法》,戈德洛特称呼自己的魔杖为“我最邪恶、最玄妙莫测的朋友”。
第七名,萨拉查·斯莱特林的蛇木杖,长度未知,蛇木,蛇怪角杖芯;
在这个例子中,巫师和魔杖的名气势均力敌,他们的组合让当时的巫师闻风丧胆,据传年轻时的斯莱特林手持蛇木魔杖,号令蛇群,很多巫师连接近他的勇气都没有(除了他的好友格兰芬多),而且从某一刻起,他手里的魔杖变成了手杖的模样,按照流传下来的图片资料,那根手杖上缠绕着一条蛇怪,当蛇怪睁开眼睛,敌人也就死了。
目前这根魔杖下落不明,注:霍格沃茨四位创始人中,只有萨拉查·斯莱特林有后裔流传于世,因此这根魔杖可能辗转落在某一分支手里。
第六名,命运杖,长度未知,木材未知,杖芯未知;
魔杖主人为不知名巫师,活跃时间甚至比洛希亚斯更加短暂,一位披着兜帽的黑巫师在短短三个月时间里挑战了当时最负盛名的一批决斗好手,幸存者寥寥无几,但三个月后,挑战戛然而止,有传言称看到疑似挑战者的尸体出现在一条臭水沟里,但无法作为证据。
他在击杀了一位强者时,曾用低沉的声音说:我与命运同在。于是他的魔杖也被称为命运杖。
此魔杖最后下落不明。
第五名:摩根·勒·费伊的魔杖(莫佳娜),魔杖信息未知;
亚瑟王同母异父的姐姐,梅林的敌人,作为女王统治过阿瓦隆岛,她的权利有相当大一部分来自自身的魔法力量。
第四名:梅林法杖,长度与杖芯未知,英国橡木材质;
梅林的名气足以说明一切。
第三名,盖勒特·格林德沃的魔杖,信息未知;
这根魔杖能被人记住的原因与它的主人有很大关系,有传言称,一代黑魔王曾评价自己的魔杖为‘最好的那个’,从他之后做的事情看,有不小的说服力。
此魔杖随着1945年那场惊天动地的战斗销声匿迹,可能毁于战斗,或是被英国魔法部保管,也可能藏于某位圣徒手中。
第二名,‘那个连名字都不能提的人’的魔杖,十三又二分之一英寸,紫杉木,凤凰羽毛杖芯;
众所周知,凤凰羽毛杖芯的魔杖数量稀少且强大,每一根都是优秀之作。而‘那个连名字都不能提的人’的魔杖杖芯就是凤凰羽毛,魔杖学的观点认为紫杉木魔杖会赋予持有者掌控生死的力量,搭配上凤凰羽毛强大且适应性广泛的特点,无疑令这根魔杖可以承载相当强大的力量,也无怪乎它一眼就挑中了那个人,简直是一段精准的预言。
据推测,这根魔杖毁于十四年前。
第一名,老魔杖,长度未知,接骨木,杖芯未知;
这个名字源自《诗翁彼豆故事集》中的一篇童话,想必不少人都有印象,甚至童年时还曾幻想过拥有这根战无不胜的魔杖,尽管他们在长大后会将这些童年时期的臆想丢到脑后。
但不乏一些人在长大后仍然孜孜不倦地考据老魔杖的真实性,据他们说,彼豆在编写故事时参考了大量真实的历史,诗翁彼豆为了满足自己文人的浪漫和我们开了一个玩笑,老魔杖的真实事迹可能就取材自上述某根魔杖。
之所以将这根魔杖放在第一,是因为它似乎具有极其宽泛的择主条件,只要杀死上任主人就可以获得魔杖的效忠。换言之,任何人得到后都可以获得它的力量。
老魔杖一度下落不明,但在最近出现了一个传言,此前曾在魁地奇世界杯决赛大出风头的霍格沃茨古代魔文教授菲利克斯·海普,曾无意中称呼自己的魔杖为老魔杖,但这种做法究竟是对童话故事的致敬,还是他真的持有历史上战无不胜的传奇魔杖,我们无从得知。’
礼堂里。
菲利克斯捏着报纸,心里只有一个想法,他想骂人。
伏地魔的杀招来得猝不及防。